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310章 这一梦好久
    白骁睁开眼时,感觉头脑还有些晕眩懵懂,仿佛是做了一个漫长而模糊的梦。脑海中残留着无数细碎的画面,但是想要细看却又看不明朗,这种迷离感又催生出强烈的晕眩,让他不由皱起眉头。

    “醒了这一觉睡的够久啊。”

    床边,油腻的中年人的声音让白骁精神为之一震,仿佛遭遇了本能警觉的大敌,于是脑海中的碎片和晕眩感也如潮水一般褪去。

    “嗯,醒了的确睡了很久,感觉似乎过了很长很长时间。”

    白骁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坐起身,看着自己因为血液循环不畅而略显苍白的手,下一刻,他微微陈了下气息,心脏开始前所未有的大力跳动,将所有的血液都刺激开来,冲向身体的各个角落。

    这才终于有了睡醒的实感。

    另一边,站在床边,双脚微微陷入地板的郑力铭,则讽刺地笑了一声,说道:“很长很长时间时间是个并不固定的概念,就好像同样一个故事,用一万字去描述和用两万字去水,当然是后者要漫长,更何况若是后者在连载的时候还时不时断更,就会让时间线拉得更为冗长,可能故事里只是一两天的事情,现实里却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

    这一番深入浅出的教诲,让白骁更进一步体会到了时空域的精深奥妙,也感慨由郑力铭担任自己的临时导师实在是非常明智的决策。

    不过,感慨还没结束,就听郑力铭拍了拍肥胖的手掌:“好了,既然醒过神了,就继续下一步的训练吧,因为你这意外的长眠,咱们的后续训练计划都要调整地更为紧凑一些,前几天做的同时运用十七个魔具的试验基本算是测试出了你的承受上限,也就是十八个。”

    这个结论让白骁大为赞叹。

    同时以魔识驾驭十七个魔具,让他长眠了一天一夜,换做一般的老师肯定会将极限设定在十六或者十五。

    但只有真正的名师才会意识到,极限是可以拓展的,如今再试一次十七魔具齐开,白骁有信心运用地游刃有余。

    “不过也不要自信太满,魔具运用数量的极限,是不会无休止地增长的。”郑力铭解释道,“无论你是外部供能也好,在魔具中加装自律模块也好,实战中,一次性能够投入使用的魔具数量都是有极限的,而这个极限和一个人的魔道造诣并不是直接相关,有的人踏足天启领域,也只能同时驾驭两三个魔具,有的人在刚刚接触魔道时就可以如杂技演员一样同时驾驭超过十个魔具,这就如同人的身高相貌一样,大部分源自天生,后天的影响只占一小部分。而你的极限能够超过十七,已经算是非常惊人的结果了,上古之力的继承者,在这方面果然有独到之长处。”

    顿了顿,郑力铭又说道:“你在试验场的表演,其实很有震撼力,能够熟练地同时驾驭超过十五个魔具,这在实战中是可以形成质变的,从实战的角度来看,意义丝毫不亚于清月的深层风景,可惜啊,无论是你还是清月,最近为了博取人气而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白骁有些不解。

    郑力铭则直接丢来一份红山日报。

    作为红山城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面理所当然不会刊载什么只有上层人士才能得知的机密情报。但反过来说,若是有什么东西被刊载在红山日报上,那也一定是会让所有上层人士都为之关注的重大事件。

    圣元帝国学术团日前抵达东篱城

    标题只有一行字,内容关乎圣元,字体采用了非常端庄乃至郑重其事的秦国“上体字”,但是再看下去,副标题则用了非常朴实,为普罗大众所喜爱的“同体字”。

    一般而言,红山日报中只有报道家长里短,名人八卦时才会使用这个字体,而将同体字和上体字同时用在标题中,则充满了幸灾乐祸似的意味。

    作为在南方大陆生活了超过半年时间的人,白骁已经能够敏锐地捕捉到这些细节中的信息了。

    继续看下去,内容则让他一时惊讶地顿住了呼吸。

    “圣元学术团与大秦接待团队在东篱城港口外进行了友好的学术交流,之后,作为两国友好的见证,圣元学术团长许柏廉宗师正式将圣元天启巨舰赠予大秦,由长公主殿下接收后,送往南郡”

    白骁抬起头看了眼郑力铭,郑力铭则非常好心地为他翻译道:“许柏廉和嬴若樱打了一架,被打得筋断骨折鼻青脸肿,连圣元帝国最引以为傲的巨舰都输掉了。”

    白骁又问道:“为什么要打”

    郑力铭笑了笑:“好问题,看这份。”

    于是他又丢给了白骁另一份报纸,这一份却不是红山城人手一份的日报了,而是只在红山学院主任级以上高层中才会印发传阅的内参。

    这样的刊物,标题内容也就没有那么多客套,而是直入主题:长生再临,白夜议会通过最新议案,自圣元接引长生树种,以平息南疆之乱

    白骁大为诧异,这可真正是足以动摇西大陆的大新闻了,想不到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居然还有这种大新闻

    “谁也想不到啊。”郑力铭叹息道,“嬴若樱真是天底下最不能以常理忖度的人物,前一天还在南疆兴风作浪,之后就跑回白夜城和其余皇室达成了一个她以前绝对不可能苟同的交易,这里面的具体缘由,除了嬴若樱本人,恐怕没人能说得明白。但无论如何,她的态度翻转,长生树的回归就成了定局,大宗师代表红山学院发去了质询的函件,得到的也是官样化的反馈,可见白夜城在这件事上已经有恃无恐,势在必行了。”

    白骁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此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郑力铭说道,“所以我才说你和清月为了搏人眼球所作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啊,现在想蹭热度都蹭不上。”

    说着,郑力铭又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路走到卧室窗前,在地板上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后,推开玻璃窗,迎来扑面的寒瑟秋风。

    随着秋风吹入房中的,还有学院中一些学生们热情洋溢的对话。

    声音细微,但白骁天生就五感敏锐,听得一清二楚。

    “长公主殿下真是太厉害了一己之力扬我帝国国威”

    “是啊,据说那些圣元人来势汹汹,恶意满盈,圣元巨舰一出场就放圣光骑脸,滋扰整个东篱城,放在局势紧张的年代那就已经是宣战声明了。”

    “圣元人一向高傲无礼,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据说三十年前还有在皇室会面时不与秦皇握手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的秦人宗师表现地更直白。”

    “东篱城不是万知老人的地盘吗,被人当面挑衅,他没有回应”

    “当然有,万知宗师黄步鸣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守护城市的,然后一照面就被打得溃不成军”

    “不愧是被长公主殿下打成重伤的万知老人呢。”

    “不过既然长公主殿下到了,离火宗师应该也在啊。”

    “这就不清楚了,有小道消息说离火宗师是在黄步鸣溃败后出手的,但莫名其妙在施展神通时忽然昏厥过去,完全没派上用场。”

    “还有临场昏厥的真是非常不争气了,难怪这么多年都没能被长公主殿下扶正。”

    “不过我看他本人似乎也乐在其中,大概是很享受这种不被扶正的滋味吧,如果有朝一日真的被扶正,他可能反而会感觉失去了生活下去的意义。”

    “如此心性,真是变态中的豪杰,难怪能成为离火宗师。”

    “总之,最终还是全靠长公主殿下大发神威,在对方的主场上与圣元宗师公平对决,然后只用了十分钟就将那个凶威滔天的许柏廉打得鼻血横流。”

    “这一次圣元人趾高气昂地前来学术交流,却遇到长公主这样的学术大师,想想也真是可怜啊。”

    再之后,就是对长公主嬴若樱的无限憧憬,或者说无限吹捧了。

    虽然红山城与白夜城一向关系不睦,嬴若樱又曾经在红山学院的入学典礼上公然寻衅,不过一来被寻衅滋事的是白骁,学生们缺乏同情的基础,二来,嬴若樱毕竟是天下十三宗师中的颜值第一人啊。

    没错,论实力,她当然不是最强的,论天赋她也不是最高的,论及身份,皇室长公主也未必高于圣元议长,但有一点,嬴若樱的优势之大却几乎是其余十二人加起来都难以比拟的。

    她的颜值太高了

    尽管实际年龄已经不再年轻,可是这位散华宗师看上去依然维持着二十岁的绝代风华,精致如艺术品一般的五官完美无瑕,一头雪白的长发固然显得有些怪异,但配合那冰雪女王一般的气质却又相得益彰。

    对于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学生来说,长公主的颜值可比她的政治立场,魔道修为什么的更重要得多了。

    所以一时间,学生们只将这位散华宗师吹成了人类文明疆域内的综合评价第一人,算上颜值以后总得分远远凌驾于周赦、朱俊燊等丑陋老朽之辈,而关于她的个人故事更是讨论的兴致勃勃。

    白骁听了一阵,点点头说道:“和这样的大人物,大事件相比,我和清月的所作所为的确就微乎其微了。不过,那些事情再大,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郑力铭说着,把第三份材料丢给了白骁。

    “这是圣元学术团刚刚确定下来的交流方案书,直接翻到第七页吧。”

    白骁依言翻开资料,只见第七页上明白写着:圣历2019年11月,红山学院交流访问。

    理所当然,这个学术访问是嬴若樱安排下来的。

    以圣元人的立场来说,这场跨洋的“学术交流”活动,从第一天开始就可以直接腰斩结束了。毕竟长生种的移植本身并不需要什么麻烦的工序,甚至不需要任何仪式。真正负责移植的也不是许柏廉或者学术团中的什么大人物,而是一些其貌不扬,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一毫魔能波动的“普通人”。由他们潜入西大陆,在各个关键节点做好接引虚界根须的准备就足够了。

    组建这个交流团队,一方面是圣元帝国为了公开场合的表态,明确自己的立场此事是秦国有求于圣元,而非反过来。这样就可以占据主动,为后续的诸多操作争取便利。免得和先前一样,秦国忽然驱逐长生树,圣元帝国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长生树的根须回归虚界,扶持多年的根须枝叶被扫荡一空。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圣元帝国的高层借机组织一次集体福利,毕竟按照计划,许柏廉带队前往西大陆去赠予长生种,期间少不得要受秦国人的各种巴结,若是操作得当,还可以借这个机会索取更多好处。传言秦国虽然文明水准略逊色圣元,但秦女妖娆多情,名声却是在圣元广为传播的在此基础上,有意西行的都可以踊跃报名。

    反正带头冲锋的人是许柏廉,有问题也是他一人扛。

    结果谁都没料到堂堂圣元宗师,一个照面就扛不住雪崩,连带整条天启巨舰的防御体系也随之瓦解。

    然后,圣元整个学术团的各路豪门贵族、学术大师,就不得不跟巨舰上的水兵们一道,列队接受起了嬴若樱的检阅。

    这堪称国耻

    若非秦国本身也没打算将此事过度声张,说不得两国就只能真的只能打上一场了而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圣元的这个福利学术团自然也没兴趣继续留在秦国丢人现眼。

    可惜嬴若樱却没打算放手。

    得罪了长公主还想走门也没有啊耀武扬威似的从海上放着圣光就跑来西大陆挑衅,被打跪下了就想一走了之当什么都没发生,你们以为大秦帝国是什么地方以为长公主是什么人

    而经受过那场别开生面的海上阅兵后,大部分学术团的团员,还真不敢忤逆这位散华大宗师的意志,毕竟圣元宗师许柏廉的鼻血是真真切切飞溅到了很多人身上的。

    而在长公主的淫威压迫下,圣元学术团只能陪她登陆上岸,然后一路在秦国境内开展“学术交流”。

    所谓学术交流,倒也名副其实,每到一个地方,嬴若樱都会召集当地的魔道学者与圣元人“友好交流”,具体来说就是秦人提问,圣元人回答,答不出来就没有饭吃。

    不得不说,圣元魔道在理论方面的确超出秦国一筹,而此次参与学术团的成员,虽然大部分是奔着享受福利而来,但的确出身、地位都非同一般,学识水平绝非秦国地方学院的普通魔道士可比,而且很多都还掌握着即便在圣元也属于高度机密的魔道知识。

    所以在学术交流的过程中,许多秦国人都受益匪浅,对圣元人的“慷慨博学”更是大感诧异,感激不尽。

    面对秦国人的殷切谢意,圣元人只能扭曲着脸孔表示:咱们三千年前都是一家人,两千五百年前一起抗击魔族侵略,如今不过分处两地,何必客气。

    总之,长公主带队,一路从东篱城向帝国腹心处进发,预期将在一个月后抵达红山城,届时也正好是红山学院的年终测试期。

    在一般外人看来,长公主的行程安排合情合理,圣元人的配合姿态也显得亲切可赞,从东篱城出发,途径白夜城等几座大城市后再抵达红山城,也属于必要之举毕竟大秦帝国的两大核心,就是白夜城和红山城,而红山学院里还有当今大秦魔道第一人,既然圣元人明面上的理由是来秦国作学术交流,就没道理错过红山。

    但只有熟知内情的人,才会意识到长公主此行可是来势汹汹

    她之前在南疆战场被羁绊住了几个月时间,一路血战却不能翻转战局,以她的性格,心中积压的怒火足以焚尽白夜城,此番得以解放,必然是要将积累许久的火气发泄出来的。

    而从学术交流团的行进轨迹来看,作为终点站的红山城是首当其冲

    郑力铭为白骁解释过这场学术交流访问的来龙去脉,就发出了油腻的冷笑:“长公主现在可是无事一身轻,难得从南疆战场解放出来,立刻就认准了你”

    白骁却没等郑力铭嘲讽完,就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长公主现在无事一身轻

    南疆战场局势缓和下来了

    那么

    “蓝澜呢”

    话音未落,白骁就听到一个少女的轻笑声。

    “亏你还有良心想起我来”

    下一刻,伴随少女那天真烂漫的笑声,一阵骇人的风压扑面而来

    仿佛是雪山深处最凶恶的恶兽来袭,白骁顷刻间就闻到了一股血腥与腐烂的味道